北仑大路村鸡2020还有吗

成都花韵高端私人会所点评

来源:互动百科地区:玻利维亚剧发布:2021-01-20

成都花韵高端私人会所点评剧情介绍

中国央行已成功联手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Telecommunication, SWIFT),为数字人民币的跨境应用再跨出一大步。
据路透社于2月4日报道,SWIFT 、中国央行清算总中心、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ross-border Interbank Payments System, CIPS)和央行旗下的数字货币研究所,已于今年1月16日注册成立合资公司—金融网关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注册资本额为1,000万欧元(约1,210万美元),而四大股东分别持股55%、34%、5%、3%。
该报道引述中国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新合资公司董事长由SWIFT中国区CEO黄美伦担任,而其经营范围将包括信息系统集成,数据处理和技术咨询。
虽然此合资公司的未来动向还不明朗,但部分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专家表示,中国央行的数字人民币下一步若成功进军全球,将与美元较劲,并可能再度掀起美中两国在科技或货币上的“热战”。
不过,他们也说,美元做为全球储备货币的霸主地位短期内不可能被取代。
位于加拿大的创新未来中心(Center for Innovating the Future)联合创办人阿比舒尔·普拉卡什(Abishur Prakash)向美国之音表示,中国央行争取到美国所主导之SWIFT的合作,代表数字人民币未来将透过SWIFT在境外的西方国家“起飞”,此一进程有两大地缘政治的意涵。
他说:“第一个意涵是,中国已经为其数字货币的全球化打下基础。第二个意涵是,显然,它的主要目标是美元,不过,这也反应出一个现象,那就是,美国逐渐对于其所创建的系统失去了控制。”
普拉卡什说,去年美中紧张关系白热化时,针对美国是否会将中国或香港踢出SWIFT体系,还一度引发市场热议。但如今,中国却一反预期地、成功携手SWIFT,要来共推数字人民币的全球化。他说,过去十多年来,美国对其所主导的体系,包括联合国和世界贸易组织等,影响力逐渐式微,SWIFT即可能是最新一例。
总部设于比利时的SWIFT于1973年成立,主要为全球的金融机构提供安全的电报转换系统(Message Switching System),其服务目前遍及200多个国家的一万多家银行和金融机构,日处理近3,000万个交易指令,覆盖了全球大部分以美元计价的跨境交易。
例如,分属两国的公司或个人要透过两地银行互相汇款,中间就要经过SWIFT系统,该系统为每一个金融机构分派有“门牌号码”,以准确、快捷地传送和接受汇款指令,不过,SWIFT的交易时间通常需2-3天。
虽然SWIFT表面上是位于欧洲的独立金融机构,但它依附美元全球结算体系,所以常成为美国实施金融制裁的工具。例如,美国对伊朗、俄罗斯、甚至香港国安法实施后对中港多位官员的金融制裁,都是透过SWIFT系统来执行,使其不能用美元结算、美元资产被冻结或没收。
普拉卡什表示,自从金砖四国(BRICs)—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自2009年崛起以来,人民币可能取代美元的说法就四起。但这么多年来,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美元的地位不曾被撼动,而国际贸易和结算体系也还是绕着美元转。
他说,这些年,人民币能取代美元的地方就仅限于中国游客不用换美金、可以在海外刷银联卡或扫码支付宝购物,或者中、俄两国间贸易用各自的货币结算之去美元化(de-dollarization)趋势。
不过,随着科技的发展,数字货币的流通率渐增,因其汇兑的便利性、以秒计的即时性、而且动动手指即可完成。因此,普拉卡什说,数字人民币若成功推广,全世界货币的版图是有可能重新洗牌的。
普拉卡什说,数字人民币对上美元,将可能为美中竞局或科技战开出另一个战场,而且会是场“热战”,不只是冷战。
他说:“我将此视为热战。科技确实加剧了美中两国间的冲突。美国旧有的体制对上中国所正在构想中的远景......未来美中两国间只会有更多的竞逐、更多的冲突、以及在更多层面上的分歧。”
普拉卡什说,1944年所召开的布雷顿森林会议 (Bretton Woods conference)为二次战后的全球经济秩序奠定了基础,并建立了美元的全球金融主导地位。以此为鉴,全球现在并未有以人民币作为主要国际货币的共识,也没有去美元化的趋势。
因此,他认为,人民币要和美元争霸主地位,面临的挑战确实还很大,但这并非意味着,人民币就无法对外扩展流通量。
普拉卡什说,拜科技之赐,数字人民币搭上互联网服务或平台就可以做到对外扩展流通量。例如,中国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已参与数字人民币的试行。未来,滴滴的服务若进一步扩展至全球市场,海外消费者或许不用签署繁复的文件或步骤,弹指间、刷刷信用卡就可以储值电子钱包内的数字人民币来享有折扣、并支付计程车费。
在此前提下,由于美国已将中国视为唯一的国安威胁,普拉卡什建议,美国的决策圈不应轻忽数字人民币、或者中国扩大了其对SWIFT的影响力等所可能带来的冲击。
关于移动支付,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于今年1月5日签署行政命令,禁止美国企业和实体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等八个与中国相关的应用程序公司及其关联企业进行交易。此一禁令经签署45天后生效,外界正在关注拜登政府是否会在2月底让此一禁令正式生效。
普拉卡什表示,科技已经彻底改变了美中的关系。在此发展势头下,他也担忧,未来很多企业可能都要被迫在美中间选边站,例如,部分美国企业,包括富国银行(Wells Fargo)去年要求其员工要删除抖音(TikTok)和微信(WeChat)等应用软体,而中国除了早有网路防火墙,近日也快速地封禁美国的语音社交软体Clubhouse,他说,这都是选边站的例子。
在地缘政治之外,台湾金融研训院金融研究所所长林士杰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指出,他认为,在商言商,SWIFT和中国合作是互蒙其利。因为,中国要靠SWIFT来推银行业和数字人民币的跨境业务,而SWIFT则想争取中国跨境市场的大饼,并吸取人行跨境发展数字人民币的经验来预作其与各国数字货币的对接准备。
林士杰说:“国际清算银行的统计是,目前大概有17个国家都已经在研究央行数字货币(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 CBDC),但是这17个国家里面,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现在在推动跨境支付这部分,除了人民币之外。所以,人民币现在应该是目前全球最有可能第一个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国家央行。就是说,其他的国家目前都还没有到这样子的进程,可能人行的脚步比较快。(中国与)SWIFT合作,双方互蒙其利。因为SWIFT可能在未来5-10年,会面临到用(各国)央行数字货币来做大额支付清算的需求。”
林士杰指出,在现行的SWIFT体系内,美元的结算比重为最大宗约占43%、欧元占31%、英镑占7%、日圆占4%、瑞士法朗和人民币的占比约在1.7-1.8%之间。亦即,人民币虽只是全球第六大的SWIFT交易货币,但中国却可能是全球第一个推出央行数字货币跨境应用的国家。
林士杰表示,面对这样的先机,SWIFT当然不可能错过,因为未来数字美元、数字欧元和数字日圆若相继发行,所衍生的清算需求很大。SWIFT现在可以吸取中国发行的经验,发展出新的对接系统、创新的流程或基础架构,以为其他国际货币发行央行数字货币预作准备。
为何此时积极发展数字人民币?
林士杰认为,新冠疫情证明了数字经济是未来发展的主流趋势,数字货币当然是其中很重要的一环。尤其,中国民间的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已蓬勃发展多年,例如,阿里巴巴的阿里币、WeChat币等,也衍生了一些亟待整顿的资安乱象。
林士杰说:“它(中国)看好数位(字)经济的发展,但是它必须要把货币的主导权拿回来,不让人民币因为这些阿里巴巴(等)电商的电子支付、反而有点被边缘化的现象,所以,它必须把主权拿回来,所以,它积极在发展数位(字)人民币,希望把电子支付的主导权要收归到中央来管控。”
他说,中国官方最顾忌除了金流外,还有电商所掌握的消费者个资,也就是,资讯流,都必须回归到由中央控管。一方面,可以打击包括洗钱、诈骗和资恐等金融犯罪,另一方面,也要整顿民营企业对个人隐私之保障不力的缺失。
然而,中共的人权纪录恶化、对异议人士和社会的管控日渐紧缩,都让各界无法不质疑,中国政府自己更可能以数字人民币来作为其监控人民的最新工具,而数字人民币之全球化也可能让中国可以进一步将其威权体制出口到其他国家。
对此,林士杰说,消费者对使用数字货币,可能导致个资外泄的隐忧,也不只发生在中国。去年美国的一份民调显示,美国民众对数字美元的接受度相当低,仅不到25%的民众认为美国政府应该放弃纸钞而采用数字美元,而反对意见者则超过半数,这或许也是美国不急着推动数字美元的原因之一。
林士杰说:“目前民间对于央行要出电子钱包的这件事情,他们现在的接受度还不是很高,有很大的原因就是个资隐私的这个问题。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就是现在,不只是中国,各国央行出的数位(字)货币必须要面临的一个很大的挑战。它如何能确保让需求端、也就是,消费者,convince(说服)他们说,你使用我的央行数位(字)货币,你本身的个资隐私是可以绝对接受到严格的保障。”
换言之,中国的数字人民币也许发展的进程很快,但境内或海外消费者如果因其数字威权体制而不买单,数字人民币未来的成败也仍在未定之天。
此外,林士杰预估,继SWIFT之后,数字人民币下一步应会找国际企业合作,以连结到零售端,成为跨境零售消费市场的支付货币。这方面的难度颇高,但如果成功抢进,未来数字人民币在国际上的话语权和重要性将会越来越高,这是国际社会可能会密切关注的地缘政治焦点。
林士杰认为,人民币要撼动美元的国际霸主地位,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他说,人民币在境外的现金流通量、国际贸易的计价和结算比重,都还有待提高。这是决定国际货币的第一项最基本必要条件,即便未来数字人民币在此方面为其提供了强化的捷径,但人民币也不算国际化,因为还有两大要件要达成。林士杰说,一是用人民币计价的金融商品在国际金融中心要有一定的上架比率,其次是各国央行愿意把人民币当成储备货币,亦即,人民币不仅要作为计价、结算等交易货币,还要作为投资和外汇储备货币,后两项要件,通常对人均GDP达已开发国家、经济体制成熟健全、金融市场高度开放的国家才可能达标,因此,非中国短期内所能企及的。
对于中国出台数字人民币,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宋泓仅表示,主要目的是风险防范,因为美国动辄透过SWIFT体制来向各国祭出金融制裁,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国家已有顾虑,也都在尝试其他的国际支付体系,来避免这些制裁和限制。
他说:“我们可以不用SWIFT,或者说,我们可以用其他的形式、不一定用人民币,也可以用其他国家的货币,但是我们可以不走这个(SWIFT)通道进行国际交易。”
宋泓表示,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对于疫情后美元的走向也有隐忧,尤其近期内,美元贬值幅度带来不利的资产减损影响。另外,从中长期来看,美国救市的规模之大可能引发通货膨胀,并进一步造成美元币值的下降,他认为,这也会影响到全球对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信心、以及对美元之全球储备货币地位的担心。

详情

Copyright © 2020

成都200快餐的在哪里 常德名尊养生会所11号 常德乖乖脚是快餐吗 常德ktv哪家最开放 比心陪玩官网网页
包美女的号码是多少 报业人 蚌埠万达公寓好多鸡 成都梨花街城市理想 会所 常德皇家spa养生会所